第1840章 决死天狼_逆天邪神
御宅房 > 逆天邪神 > 第1840章 决死天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40章 决死天狼

  “啊……啊啊!!”

  天阳、天炎、天魂、天魅……四星神发出着痛苦而凄厉的大喊。此刻的他们,已经看到了那个悲伤的结局。曾经耀世的星神,将在他们这一代,化为永恒的史书。

  他们的胸腔几欲爆裂,全身的力量被恨火燃烧到极致。在这一刻,他们彻底疯癫,星神之力绽放着比生平任何一次都要狂暴的异芒,摧灭着前方所能看到的一切。

  彩脂的眼瞳已不见星光,唯有无尽的幽暗。她的气息变得更加怨恨,剑气更加的猛烈,天狼的怨恨咆哮响彻着整个战场,激荡着每一个灵魂。

  龙二的目光在彩脂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叹道:“这一代的东域天狼,竟妖孽至此?”

  “半甲子之龄?”以龙一的身份,几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

  “可惜,却深堕魔道,可惜。”龙三叹息摇头。

  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彩脂从神主境七级成长到神主境十级,这般成长和觉醒的速度,已远远超出了上一代的天狼溪苏,甚至远远超越了历届任何一个星神。

  给她足够的时间,必将成为星神界历史上的最强星神。

  但,她终究还是太幼,难敌已有数万载雄厚玄力和底蕴的宙虚子。

  何况,还有六个宙天守护者。

  魔狼啸天,剑若灾星。彩脂冲破一个个守护者的力量封锁,一招天星恸,将百里空间压缩成一个乍现的恐怖“S”状,直砸向宙虚子的头颅。

  她的瞳眸之中,只有宙虚子。

  今日,她或许注定葬身此地……但那之前,她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宙虚子碎尸万段。

  宙虚子身形微退,右臂挥出,手中拂尘绽开,在天狼剑威下扭曲的空间忽然反向扭曲,同时亦狠狠的扭曲了彩脂的剑威。

  轰隆!!

  宙虚子两侧的空间毁灭塌陷,唯独他所在之地,只有一股暴风拂过。

  方才被逼开的六大守护者,也在这时齐攻而上。

  彩脂一剑无前,根本不留退路。三道白光,三道剑芒全部正中于身,让她身形暴退,彩衣染血。

  但无论内伤外伤,她看都不去看一眼,天狼魔剑再一次魔煞弥天,在天狼怒吼中直砸宙虚子的头颅。

  如此的恶战,整个神界历史都从未有过。

  南神域无论东南西北,无数的星界、星球都在不同程度的颤动。

  而那些临近十方沧澜界的附属星界,已是接连在余波中崩碎。

  层面限定了认知。这些附属星界的高阶玄者早已在六个时辰前便仓惶逃命。而无数的普通玄者却并不认为遥远的沧澜界之战能影响到自己所在的星界……余波袭来,能逃出生天者,不足半数。

  东、西、南三神域,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十方沧澜界。

  这忽然爆发,一切的一切都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神域之战,让他们的心脏在激动中高高的悬起。

  也几乎所有人,都期盼……和确信着西神域将入侵的魔族彻底的剿杀,救东神域与南神域于水火,并永绝后患。

  到了神主之境,陨灭本是一件颇为困难的事。但。当这个战场尽是神主之时,神主之躯亦会碎裂纷飞,神主之血亦会漫天倾洒。

  轰隆!!

  次元如薄纸般碎裂,三个宙天守护者吐血飞出,但彩脂亦如被暴风卷入的彩蝶般翻飞而去。

  宙虚子白发狂飞,声若洪钟:“短短数年,如此进境,让人惊叹。但既堕入魔道,留你不得!”

  “哼!要杀我主上,凭你一个小小天狼,痴人说梦!”死守于宙虚子右侧的守护者恶狠狠的道。

  彩脂在风暴中止身,她双手高举,魔剑指天,雪白的手儿上,缓缓滑落着道道血流,让人触目心痛。

  天空陡然暗下,她的身后,骤现一轮巨大的血色圆月,血月之中,一头万丈苍狼瞳若血狱,口欲噬天,发出着让人魂崩魄碎的低沉嘶吼。

  六个即将趁机上前围攻的守护者忽然全部停滞在了那里,瞳孔随着血月与狼影的映入在急剧瑟缩。

  “嗯?”枯龙尊者的目光全部转过。

  “诛仙剑阵。”龙一道,他的目光再次定格于彩脂身上:“让我看看,这只幼狼的诛仙剑阵威力几何。”

  “呵呵,这只幼狼只幼在年龄。”龙二道:“单凭此刻之威,她已是超越了我记忆中所有的天狼星神。”

  “诛……诛仙剑阵!”一个守护者颤声道。天狼第六剑——血月诛仙剑。他虽未亲身领教过,但身为守护者,岂会不知晓。

  他在说完话时,才惊觉自己的牙齿竟在打颤。

  而这种灵魂的战栗告诉他们,眼前,是他们无法抵抗的威凌!

  彩脂双瞳怨恨无际,幽暗如渊,双臂在守护者被映成血色的惊恐瞳眸中,缓缓挥落。

  嗷吼————

  天狼啸空,万丈狼影覆世而下,那双怒瞪的血瞳,宛若葬灭着无数生灵的葬血炼狱。

  “退开!!”

  宙虚子一声爆吼,不退反进,映着血月苍狼,他双臂大开,身前浮现一口铜色的古钟。

  古钟现身之时只有丈长,但随着宙虚子双臂白芒的疯狂注入,竟快速膨胀,转瞬百丈、千丈、万丈……幽深如深渊的钟口,直罩向倾天而至的血月苍狼。

  “浑天钟。”龙五抬眸,一声低念。

  轰!!!

  随着一声吞没天地的巨响,诛仙剑阵的剑威爆发,狼影崩碎,却现出千百道血色剑芒。

  这千百道剑芒,每一道都足以毁天灭地……但,它们却不是轰落于宙虚子与守护者之身,而是被全部罩入浑天钟。

  毁灭之音持续了足足五息,浑天钟剧烈的震荡,轰鸣之音到让不知多少神主玄者短暂失聪,到了最后,已开始逐渐的扭曲变形……

  咔!!

  一声恐怖的炸响,浑天钟上陡现裂痕,并一瞬蔓延整个钟体。但亦是在这一刻,毁灭之音停止了。

  “……”苍狼之影消逝,彩脂身后的血色月芒也完全消散,她呆呆的看着浑天钟,双臂缓缓沉下,瞳孔呈现着涣散。

  随之,她的螓首也一点点垂下,血珠、血流随着她莹白如玉的手儿滑落至剑身,再从剑尖快速滴落。

  浑天钟在宙虚子手中迅速变小,看着钟体上的裂痕,他的老目中晃过一抹痛心,随之一声叹息,将之收起。

  “哎。”龙三轻吐一口气,似是有些惋惜。

  “可惜了,若是没有浑天钟,宙天至少要折一臂,可惜。”龙四也晃了晃头。

  五大枯龙尊者始终未出手,反而如一个事外的围观者。因为他们眼中的战局已是注定,根本无需他们的出手。

  “嗯!?”龙一的眼神忽然微变。

  也在这时,其他枯龙尊者,以及龙白的神色也陡然变色,各异的目光直落彩脂的身上。

  “看来,这差不多是你的极限了。”宙虚子缓步向前,但,他后半句话尚未出口,整个人忽然定在了那里。

  耳边的声音,忽然不见了。

  喊杀、咆哮、力量的轰鸣、躯体的碎裂……所有的声音都消逝无踪。

  视线,亦在这时无比诡异的定格。远处的人影、血雾,近处的飞尘、沙石,全部静止在了那里,然后又在这可怕的静止中快速的模糊……再模糊……

  直至一切消逝,他的眼前,他的世界之中,映出一个漆黑……狼影。

  狼影不大,狼首最高处,也不过彩脂的身形平齐。它缓缓的向宙虚子走近,一双狼瞳宛若血狱,却又清晰无比的映出着宙虚子的身影,紧咬的狼齿之间,发出着低沉而绝望的呜咽。

  咕咚!

  咕咚!

  咕咚!

  宙虚子分不清,这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是这只魔狼心脏跳动的声音。

  “宙……虚……子……”

  耳边似少女怒吟,又似魔狼之吼:“纵焚身碎魂,必……将你……血……祭!!”

  怨恨!

  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那是怎样的一种怨恨……宙虚子全身冰寒,很快却又连寒冷都感知不到。

  那只魔狼越来越近,终于向他扑来,狼口怒张,每一颗狼牙都闪动着漆黑与血色的寒芒,在他瞳孔中迅速临近和放大。

  但,他却动不了,甚至无法吼叫出声。唯有耳边,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守护者的咆哮之音。

  垂首许久的彩脂终于缓缓抬头,手中天狼魔剑再次举起,唇间发出极轻的喃喃低语:

  “地……恸……天……伤……”

  “唯……恨……无……心……”

  低吟落下,天狼魔剑轻轻掠动,向着宙虚子的方向,甩出了一道看上去再简单不过的黑色剑芒。

  那一刹那,惨烈的战场忽然失声。

  所有人的心魂之中,都现出了一只浑体染血,身缠黑暗锁链,刚从炼狱深渊爬出来的黑暗天狼。

  它带着无尽的怨恨,张开噬天的狼牙,撕咬向了宙虚子。

  “主上!?”

  “主上!!!”

  天狼之力的根源属性,便是怨恨。

  而彩脂此刻的无尽怨恨,只锁定了宙虚子一人。

  他在这可怕的怨恨与魔威下被压制到骇然失魂,无法动弹……剑芒袭来,六大守护者嘶叫着扑上,宙天神力重轰那道黑暗剑芒。

  哧!

  轻微到几乎难以察觉的断裂声,第一个守护者的力量与躯体被黑暗剑芒一瞬贯穿,如断绵帛。

  哧!

  同样轻微的断裂声,黑暗剑芒从第二个守护者躯体上贯穿而过……他丝毫感觉不到痛苦,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躯体已被切断。

  哧……第三个。

  哧——第四个。

  哧————第五个。

  黑暗剑芒的威力终有所衰弱,在第六个守护者的宙天神力下停滞了半瞬,随之同样贯体而过……这一次没有切的那么平整,在断体之时,带起飙飞的血雾。

  一瞬,只是一瞬。六大宙天守护者,在同一道剑芒下断体……在剑芒飞向宙虚子时,第一个守护者的躯体尚未来得及错开。

  宙虚子的瞳孔之中,那黑暗魔狼的狼牙已迫近他的喉咙,他却依旧无法动弹,心间唯有绝望……

  吼!!

  一声震天的龙吟忽然响起,宙虚子灵魂剧荡,意识陡然摆脱了黑暗天狼的怨恨囚笼……但黑暗剑芒已是近身,他只来得及将手臂横于身前。

  而龙吟响动之时,一股龙气也骤射而出,并快速化形为一道苍白龙影,直撞黑暗剑芒。

  龙一!

  面对这传说中的天狼第七剑,他终是出手。

  砰!!

  龙影与黑暗玄气相撞,一声怨恨与咆哮与凄厉的龙吟同时破穹裂空。

  那来自龙一的龙影亦被拉腰而断……而那道黑暗剑芒,亦被层层削弱至只有最初的两成威凌,然后重击在已运转防御之力的宙虚子身上。

  嗷吼————

  魔狼啸天,只是这一次除了魔威与怨恨,还带着几分苍凉。

  最后的黑暗剑威在宙虚子身上爆发,神帝之血漫天飞洒……宙虚子的胸前破开一道两尺长的断痕,血肉横飞,断骨森森。

  却终是未能将他断体绝命。

  “呃……啊啊……”宙虚子仓惶后退,手按胸口,口中是痛苦的呻吟,心魂之中是未散的恐惧。

  “……!”龙一的手掌停滞半空,老目之中荡起许久难以散去的惊然。

  看着宙虚子的伤势,彩脂瞳孔中最后一丝明光也彻底暗淡,化为一片模糊的黑暗。

  天狼魔剑从她手中脱离,无力而落。

  她的躯体变得无比之轻,轻到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她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被寒风所托,坠落向黑暗而绝望的深渊。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zhaifang8.com。御宅房手机版:https://m.yuzhaifang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